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萧县划徐州?—说起来话长!原来历史是这样

2022-10-02 13:12:47 2889

摘要:萧县划徐州?——说起来话很长萧县到徐州,究竟有多近?切!这神马问题?太小儿科了吧?——好,你行你来答?七零以前的,都不用过脑子——“25公里!”貌似正确,那么——“起点在哪?终点在哪?”马上遭到鄙视:“311国道,有公里橛子,自己数去!”公...


萧县划徐州?

——说起来话很长

萧县到徐州,究竟有多近?

切!这神马问题?太小儿科了吧?——好,你行你来答?

七零以前的,都不用过脑子——“25公里!”

貌似正确,那么——“起点在哪?终点在哪?”

马上遭到鄙视:“311国道,有公里橛子,自己数去!”

公里橛子?那叫里程碑好不好?你确定,是25个——吗?

311国道,中国东西向的第11号国道,东起江苏徐州,西至河南西峡。起点在徐州南三环,风华园小区南门东侧,管道二公司大门前的马路上。“311国道

起点”的路牌上方,蓝底白字的路标——“萧县30公里”!

傻了吧?

知道你不服——“上徐州的人,谁跑那去干啥?”

那么,你从哪儿数的25公里呢?

25公里,那是“每每儿”的事了。想当年,萧县汽车站到徐州汽车站,票车(会说这个词,证明你老了,呵呵)跑一趟,就是25——千米。

我说的徐州汽车站,不是火车站南侧那个。1983年前,它在第一人民医院北边,今天金地商都西侧马路对面那儿。

我说的萧县汽车站,也不是现在的东站,是以前南高头那个,今天大润发超市那儿。

所以说嘛,25公里,是33年前的事了。这么长“派儿”了,两头城区“噌噌噌”地往外扩,距离,越缩越短了。

徐州西三环与310国道交叉口,有路标:萧县17公里!

近两年,310、311两条国道交汇的路口南侧,新开个楼盘“雨润新城”,广告贴到萧县汽车站楼上,明目张胆地跨省勾引你:“离别60载,再做徐州人!”

汽车东站到雨润城,多远知道吗?“老师傅”都晓得:不到15公里!

没完呢,还在缩。

在建的徐州地铁一号线,起点“路窝村站”。

路窝村在哪?雨润城正南偏西,靠老徐萧公路。311国道在王门附近发个岔,向东一拐就是。

将来去徐州,乘地铁,不用到淮西中转了。据说,地铁一通,淮西客运站也要搬过来。至于徐州地铁将来通到萧县的说法,传得也很邪乎。

没确定的先不说,那么——

不到15公里,是啥概念呢?开车60-80迈,十来分钟吧?今后回萧县,你出地铁、有车接,身后地铁往回开。它那边才到百货大楼呢,你这边到家了。

萧县到徐州,就是这么近!哼哼!

距离近,就该属徐州?

单看距离,没谁不认为萧县该属徐州管。但,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咱国的行政区,从不是单凭距离划的。要是量地图定区划,那么,廊坊早该归北京,昆山早该归上海。在省内,凤阳到蚌埠,比到滁州近。萧、砀到淮北,比到宿州近。

历朝历代,改行政区划,都有个理由:政治需要、军事布局、资源开发、水患治理、民族政策、社会稳定……近几十年,偏重经济发展。诸多因素中,哪头着急,先顾哪头。

所以,光讲距离近,理由不充分。

萧县自古属徐州?非也

多年来,一直有人念叨:萧县该归徐州,还振振有词:“萧县自古属徐州。”这话太绝对。“自古”,改为“长期”才是。

有点文化的乡友,都知道春秋晚期有个“萧国”,附属于宋。宋国的国都,就不在徐州。后来,萧县曾属沛郡、泗水郡,郡城也是屡经变更。

萧县长期属徐州,是隋唐以后,到解放初期。这一千多年,徐州设过州、设过府、设过道什么的,长期管着萧县。注意,是“长期”,不是“自古”啊。

曾经的徐州,只领一个萧县

元至正年间,芝麻李、赵均用、彭大等人,从萧县起兵造反,占领了徐州周边大片地区。元人派兵镇压后,把徐州降为武安州(下州,级别最低的州),原彭城县并入武安州,州下所辖,只有一个萧县。今属徐州管辖的丰县、沛县、邳州,以及长期“萧砀不分家”的砀山,当时都划归别处了。

“徐州老八县”,别来无恙乎?

谈起萧砀与徐州,总有人爱讲“徐州老八县”,还说“丰沛萧砀”是“上四县”。那么,曾经的“老八县”,今天啥情况?

目前的徐州市,辖五区(鼓楼、泉山、云龙、贾汪、铜山)、三县(丰县、沛县、睢宁)、俩县级市(邳州、新沂)。

铜山区,原铜山县,2010年改区。过去,铜山包着徐州,县城就是府城,即所谓“附郭”。历史上,徐州城区,也曾属铜山管。

新沂、邳州两市,分别于1990年、1992年由新沂县、邳县改设。

那么,徐州现有的三个县:丰县、沛县、睢宁,加上更名前的铜山、新沂、邳县,再加萧县、砀山,就是“老八县”吗?

NO!

“徐州八县”,准确地说,是“一州七县”。

清雍正十一年(1733),徐州升格为府,下辖一州七县:邳州(不管县,即所谓散州)、铜山县、宿迁县、睢宁县、丰县、沛县、萧县、砀山县。直到民国二年(1913),前后180年,徐州府一直带着这兄弟八个过日子。今后,遇到好讲古的,爱拉“徐州八县”的呱儿,你得理解,别嫌他扯淡。“老八县”,真有渊源。

民国二年,废府留县。不管县的邳州,改为邳县,“一州七县”真成了“八县”。不过,废掉徐州府,县直属省管。再称“徐州八县”,已经名不副实。此后,徐州(铜山)设过道,设过督察区,设过省,设过市,管辖区域迭有增减,原来“一州七县”的格局,早就面目全非了。

因此,所谓“徐州八县”,就是清雍正十一年到民国二年,这180年间的“一州七县”。其中“上四县”,是丰县、沛县、萧县、砀山;“下四县”,是邳州、睢宁、宿迁、铜山。简称“丰沛萧砀,邳睢宿铜”。“老八县”的渊源,就是酱紫滴。

如此排序,无关谁第一、谁第二,也没有孰大孰小、孰穷孰富的讲究。“丰沛萧砀”在前,叫“上四县”,是因为咱在西边,地势高(咱国西高东低,这你知道的)。“丰沛萧砀,邳睢宿铜”,能成为固定句式,是前辈牛人们考虑了平仄、对仗,这样排序,就像一副四言对联,读起来抑扬顿挫、朗朗上口。

怎么没有新沂?——呵呵,知道你会问滴。新沂,是1949年从宿迁、沭阳、邳县、东海各挖一块,新设的县,不在“老八县”之列,懂了吧,亲?

原属“徐州八县”的宿迁,抗战胜利后划给淮阴(今淮安市),1996年,升格为地级市了(祝贺一下要不要?)。

“徐州老八县”,就算再怎么让你留恋,那也是相隔百年的前朝旧事了。

当年划安徽,就是一句话

1955年4月,从治理淮河的大局出发,原属安徽的盱眙、泗洪被划给江苏,这样,洪泽湖周边地区全属江苏,便于统筹协调。作为交换,原属江苏的萧县、砀山被划给安徽。

所以说,萧砀脱离徐州,不是萧砀想走,也不是徐州不要,那是天花板滴水——上边的事。

为啥是我萧砀?——地处两省交界,划起来方便。如果把东海、赣榆划给安徽,那不成飞地了吗?

两省交界“辣么”多县,为啥偏划我?那,就是领导们一句话了。

如果当时的省长说一句:“萧砀划走后,徐州太小了。”被划给安徽的,可能就是高淳、溧阳,或者江浦、六合了。别说我胡扯,你看看地图,不划萧砀,还能划谁?

萧县解放后,越来越苗条

解放后的萧县,经历了自虐式的瘦身过程。所谓 “看着也不胖,就是爱减肥”。

一割东部五区

1951年1月,原属萧县的郝寨、北望、棠张、褚兰、桃山五个区,划给徐州(后来,褚兰、桃山两区又划归宿县)。如果这五区没划走,萧县边界在哪里?自己看地图吧。

二割南部两公社

1960年4月,原属萧县的杜集、高岳两公社,划归濉溪市(那时候还没有淮北市呢)。再把淮北地图找出来,看看哪些地方曾属萧县吧。

三割矿区附近

1981年4月21日,原属萧县的北山、窦庄、钱楼、坡里、朔里五个公社(全),毛庄、牛眠、吴庄、丁里四个公社的部分大队,划给淮北市。

另外,1959-1970年,袁庄、沈庄、朔里、孟庄等煤矿陆续开采。矿区所在地,原属萧县。建矿后,归淮北矿务局。

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的减肥,终于练就了今天的魔鬼身材。看看地图就知道,咱们大萧县的杨柳细腰(就在县城附近的位置),要多迷人有多迷人。

民俗与文化,省界隔不断

六十多年过去了,除了行政区划的归属不同,萧县与徐州,千百年来深入骨髓的认同感,丝毫没有弱化。千丝万缕、万缕千丝。

语言:

光听说话,几乎分不出谁是萧县人,谁是徐州人。

饮食:

油茶、烙馍、卷馓子;啥汤、煎包、蒜瓣子;烧饼、狗肉、面筋汤;猪肉、细粉、喝饼子……你说你祖传,我说我正宗。争来争去,一句话:咱这片的人,都好这几口。

徐州城里,“萧县羊肉汤”的招牌,不要太多。

文化:

我搞个“龙城画派”,你搞个“彭城画派”。一看双方的介绍文字,嘿嘿,主要的几个角儿,有一半是重复的。2010年,徐州推出“书画八大家”。看看名单,好家伙,五个是萧县的!

差不多100年前,北洋政府有个萧县籍的大牛,带一帮人,一枪没放,就凭心计与嘴皮子,楞是把外蒙收回来了!赵楼那片的人,都叫他徐铁珊。到了北京呢?人家叫他“徐徐州”!(徐树铮将军)

流通:

萧徐之间的班车密度,超过萧宿之间多少倍?也比萧淮之间、丰徐之间、新徐之间的班车密度大不少。这还不算那些拼车的,还有自驾一族,开车到徐州“揉啦”一会儿就回来的。徐州的宣武市场、百货大楼、金鹰商厦……商铺、柜台有多少是萧县人经营的?近些年,在徐州买房、开公司的萧县人有多少?每天早晨,住在徐州、开车回萧县上班的有多少?没人统计过。一个不争的事实是:萧徐之间,无论是人流量,还是物流量,都是相当惊人的。

还有,萧县人在徐州二院的诊疗发票,拿回来是可以在医保报销的。这,还像个“跨省”的样子吗?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

萧砀回徐州,徐州同意吗?废话!地盘扩大谁不想?要能无代价收回萧砀,那可是做梦都笑醒了。

然而,这不是谈恋爱,你情我愿就行了。要不要问问宿州呢?

不问都知道,没戏!——我的地盘,凭啥划给你?

再说了,前面几位,是一样的脸膛子——说话不管用。

当年划过来,是上边定的。你想划回去,还得上边定。

要划走,得先有个说法。像当初那样,事关淮河治理,全国一盘棋之类的理由,有吗?

——木有。

有人说:徐州需要萧砀——宿州不需要吗?

有人说:萧砀划徐州,发展会更快——全椒、来安、和县、当涂……靠近南京的,都会这么说。

退一步说,就算有充足理由要划走,那么——

还像五五年,两县换两县,行不?问题是:那边哪俩县,愿意和咱换换呢?

……

彻底无语。

也不是一点希望没有,有一种情况,如果出现的话,萧砀铁定划给徐州。那就是——

淮海省——徐州梦

徐州如果建省,萧砀回归,根本就不是问题——宿州、淮北都要给淮海省,总不至于把萧砀扔到外省去吧?

那么,徐州建省,可能性有多大呢?

——请保持谨慎的乐观。

网上流传的“淮海省”版本,大致有两个

一是大淮海。即松散的淮海经济协作区范围:包括徐州、连云港、宿迁、淮安、盐城;淮北、宿州、蚌埠、阜阳、亳州;枣庄、济宁、菏泽、临沂、日照、泰安、莱芜;商丘、开封、周口。

二是小淮海。包括徐州、连云港、宿迁;淮北、宿州;商丘的永城;济宁的微山、枣庄(不含滕州)、临沂的兰陵、郯城。

先说大圈。经济协作区,是方便邻居们做生意,你来我往,互惠互利。这大家都乐意。但是,真要变成省,就没那么简单了。

开封:距郑州仅六七十公里。多年来,河南都在推进“郑汴一体化”,目标是把开封逐步发展为郑州的一个区。郑州东站和郑东新区的建设,又把两市之间的距离缩短了不少。让开封归二百多公里外的徐州管?——想象力太丰富了吧?

商丘:差不多位于郑州和徐州中间的位置。但是,如果郑汴一体化成功了,它到开封可比到徐州近得多。历史上商丘就是中原重镇,说不出要离开河南的理由。如果仅把一个永城划出来,只要能和河南省协调好,倒是有希望。不过别忘了,抗战时期的淮海省,管着永城西边的亳县,却不管中间的永城,也是历史事实啊。

周口:距离郑州150公里,在建的郑合高铁经过那里。未来乘高铁到郑州仅半个小时。划给徐州管?——你觉得可能吗?

泰安、莱芜:不说了,看看地图上人家到济南有多近就知道了。

日照:她梦想的终身依靠,是在青岛新设个胶东省,或者青岛变成直辖市。日照到青岛,比到徐州不要近太多。

菏泽、济宁:鲁南高铁线贯通后,两地经曲阜到省会济南的距离,比到徐州近几十公里。除非尽快把徐菏高铁线定下来,否则也没戏。

淮安、盐城:距离省会南京,比到徐州近。单从经济发展考虑,只想往南靠,不会往北靠。

阜阳、亳州:在建的商杭高铁,经过两地。将来到省会合肥,高铁也就一小时。徐州对他们,同样没有吸引力。

蚌埠:位于淮河南岸,距离省会合肥,比到徐州近。“合芜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”已经国务院批准。“淮海省”如果只想要她淮河以北的三个县,不知是否可以商量?

再说小圈。这么小的范围设个省,经济基础又不好。除了越挖越少的煤炭,好像没有其他资源。这样一个省,中央会批吗?

所以说,你可以乐观,但是要谨慎。

有人说,这是民政部某位司长多年前说的,全国设50个省,淮海省是其中之一。

好,咱“巴不嘚儿”这样。徐州建省,对萧砀有百利而无一害。萧砀同胞们,打起精神来,支持大徐州,争取让“淮海省”的梦想早日实现吧。

君问归期未有期,深度融合正当时

对萧县来说,回归徐州,短期内,仍是个美好的愿望而已。然而,随着经济的发展,行政区划对百姓生活的限制,正在逐步淡化。行政隶属的问题虽然解决不了,但经济、文化的互动与融合,几乎没有障碍。

萧县不属于徐州。但是,金鹰商厦、金地商都的柜台,宣武市场的店面,并不会因为谁是徐州人,就便宜租给他。经营环境,对你是平等的。

萧县不属于徐州。但是,徐州的楼盘、商铺,并不会因为你是萧县人,就不欢迎你。售楼的小姐,一套还嫌少呢。

萧县不属于徐州。但是,皇藏峪、天门寺,萧窑遗址……并不会因为在萧县,徐州人就不来玩。徐树铮的墓,萧县还没开发呢,每年都有徐州人,成群结队来探访。

萧县不属于徐州。但是,皇藏峪蘑菇鸡,圣泉寺烤全羊,老汪家羊肉汤,并不会因为在萧县,徐州人就不来吃。

萧县不属于徐州。但是,徐树铮、王子云、刘开渠、朱德群……并不会因为是萧县人,徐州人就不宣传他。

……

萧县人去徐州,已经习惯了。一天跑几趟的大有人在。不用鼓励,拦都拦不住。

然而,要想实现真正的融合,所谓经济一体化,光是咱喜欢去还不行。

你得想出一些高招,让徐州人喜欢到萧县来。

来干什么?来吃、来玩、来游、来逛、来采购、来推销、来叙旧、来研讨、来寻宝、来采风……只要不违法,来萧县的徐州人,越多越好。

不用太多,天天来萧县的徐州人,能有去徐州的萧县人一半多(只要徐州人喜欢来,丰县、沛县、砀山、永城、淮北、宿州人也会喜欢来的),萧县的经济就会有很大改观。

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把事情做好,吸引人家来

要吸引人家来,一是要环境好。萧县有山有水,但是,徐州转圈,有山有水的地方不止一处。咱能不能做得比人家都好?让徐州人把萧县当成他们的后花园——没事就来逛逛?

二是要有特色。常熟的服装城、丹阳的眼镜城、寿光的蔬菜市场,都是政府和商户共同努力,逐渐培育做大的。萧县有特色的东西是啥?能不能做大?

书画——一手好牌怎么打?

“书画之乡”的金字招牌,是萧县的一手好牌。这手好牌,是王子云、刘开渠、王肇民、朱德群、萧龙士等前辈大师留给故乡的一份厚礼。如果打不好,有负前贤;如果玩砸了,愧对后人。

书法与国画,是国粹,是高雅艺术。所有高雅艺术,都是小众艺术。书画也不例外。逐年递增地对外宣传:一个县有多少万人擅长书法、国画,无异于告诉世人:俺这里的东西,质量都不高。

高层次的艺术人才,不会经常出现在乡间。刘惠民那样的奇才,是百年不遇的个例。像他那样从小经过数百件古代名家真迹熏陶的,萧县乡间,早就绝迹了。

真正的艺术大师,不能“打造”,无法“推出”,用再多的钱也堆不出来。否则,王健林、马云那样的超级富豪,早就批量生产“书画大师”了。

一个蕞尔小城,同一个时期,走出了三四个能写进中国美术史的人物,既是小地方的骄傲,也是小地方的幸运。既然是幸运,就不会轻易再次降临。如果天真地认为:我们这地方水土好,随时能培养出美术大师来。那不叫自信,那叫傻得可爱。

徐州比萧县,条件优越吧?你问他们:什么时候能再培养个李可染出来?没人敢回答。

徐州人有眼光,也很实在。八十年代就把李可染故居建成了艺术馆。不仅收藏有大师的书画作品及大量文物,还经常举办艺术节、研讨会等活动,邀请国内外的专家、学者和大师的后人、学生们前来交流、办展。外地的文化人到徐州,那是个不容错过的景点。

这事,做到了正题上。他们深知,李可染,是上天赐给徐州的一张城市名片。故居,是大师故乡独有的资源。故居修好了,作品存好了,就把大师的根留住了。

几位大师同出一县,是萧县特有的、高层次的文化资源。如果把“书画之乡”比作一手好牌,这几位大师,就是“王牌”。把几张王牌打好,把大师的文章做足,整个县的文化品位就上去了。

留住大师的根——只是抓住了一头。

刘开渠、朱德群在萧县的时候,就是两个少年学生,没几个人认识他们。如果不走出去,肯定不会有后来的成就。不过,他们的基础教育,是在萧县完成的。

因此,要打好“书画之乡”这手牌,还要抓住另一头——夯实少年的路。

刘开渠高小毕业后,投考北京美术学校。全国各大城市去了30多人,这个来自小县城的少年,考了第四。朱德群考杭州艺专,暑假补习一段时间就顺利通过了。这说明,他们当年在萧县接受的美术基础教育是扎实的。

如果一个人真能成为美术大师,那么,一个小地方,能给他的,也就是基础教育而已。

一个小县城,能选拔一批最好的专业课和文化课教师,争取每年往中央美院、清华美院、中国美院等高校多输送一些本科生,就善莫大焉。试想,若干年后,萧籍学子中,如果有五十、八十,甚至一百人是中央美院毕业的,岂不又是一个“萧县现象”?

“画乡”,仍是个小县城,不能以“画都”自居。善待已故的大师,夯实少年的基础。能把两头的工作做好,就不容易。其余的,放开搞活。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故乡,能点亮童年的梦想,抚慰倦游的灵魂,就够了。

书画城,古玩城,小地方也能搞。但要想做大,必须吸引外地的收藏爱好者过来,光靠本地人的作品,是远远不够的。先别指望京津沪宁的藏家过来,就先瞄准徐州吧。如果能让徐州人络绎不绝地到萧县书画城来买画,到萧县古玩城来淘宝,就算成功了。

萧县羊肉馆——干不过沙县小吃?

拿沙县小吃和我们的“全羊席”比,好像不是一个档次的。然而,人家做得比咱大,你得服气吧?

不仅沙县小吃,还有济南的黄焖鸡米饭、太和的安徽板面、淮南牛肉汤、肥西老母鸡……个个做得风生水起。更不用说早就风靡全国的重庆火锅、兰州拉面了。

萧县羊肉馆呢?徐州、合肥、宿州、淮北,这些萧县人多的城市,有不少。其他地方,就难得一见了。

餐饮业能以连锁的形式开遍全国,都得解决一个相对标准化的问题。这一点,萧县羊肉馆还没有做到。

在外地开羊肉馆的萧县人,都是“老牛凫水各顾各”式的单打独斗,没有统一的品牌,没有标准化的菜品。更没有统一规范化的管理。

这样,谁都做不大。

萧县羊肉馆要想开遍全国,让外地人接受。还需顺应“大众口味”才行。

萧县人自己喜欢吃,不代表外地人都喜欢。汤浓、肉肥、羊身上的各种器官摆满一桌子。这样吃起来确实解馋,本地人会觉得老板“讲究”、“给吃”。真要走出去就不行了。

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,对于吃,越来越讲究。“肥肉+浓汤+内脏”的吃法,越来越不招人待见。

因此,要实现全国性的连锁化经营,必须做到:

一是汤,在味不在浓,要多在“好喝”上做文章。

二是菜,多在精致上做文章,不用那么多荤菜,有几样精的就行,不能腻。

三是面食,饼要精,面也要精。那种浓汤煮面、汤上漂着肥肉的做法不可取。清水煮面,煮好后盖几片羊肉的做法,也不可取。

本地的几家品牌店(汪家、许堂、青春等),要想吸引更多的徐州人来吃,要进一步在健康食品、绿色食品上做文章。

葡萄酒——何时重现辉煌?

葡萄酒,是萧县人永远放不下的一块心病。曾经在全国同行业位居前列的“红双喜”,早就成为遥远的记忆了。

萧县的葡萄,是100年前,段书云从烟台引进的。不妨看看烟台人是怎么玩的吧。

2015年9月9日,烟台市旅游局、烟台市葡萄与葡萄酒局(呵呵,政府还有这样的机构,咱们萧县今后要不要成立个书画局、羊肉汤局啥的?)联合举办了“十大休闲葡萄酒庄”评选活动。

这是搞神马?

人家在搞“葡萄种植、葡萄酒生产、葡萄酒文化体验一体化”,在搞城堡、搞庄园了都……

萧县离徐州这么近,能否搞些葡萄庄园、葡萄城堡,吸引徐州人来采摘、自酿?如果自己玩不好,能否请烟台人来,开个分堡、分园啥的,教咱们玩?

除了书画、葡萄酒、羊肉汤,萧县的帽山萝卜、马井韭黄、瓦子口大葱,都是历久不衰的传统品牌,如何做大做强,能否到寿光、金乡等地去瞅瞅,看有没有可借鉴的?就算不能销遍全国,在徐州周围多开些销售网点,应该不是问题吧?

结语

萧县划徐州,无论急也罢,缓也罢,梦想也罢。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,千方百计促进两地经济与文化的融合,才是正道。

来源:萧县文艺

图文丨来源:网络

版权归原作者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